您的位置: 首页团组信息
2016-09-19 08:21:32  李静熙

云南农业大学参加美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总结

2016729日,云南农业大学的王云月教授、吴毅歆教授、罗琼教授和何鹏飞讲师一行4人赴美国参加2016年美国植物病理学会(American Phytopathological Society, APS)学术年会。此次大会在位于美国东南角的佛罗里达州坦帕市召开,时间为2016730-83(美国西5区时间)83拂晓时分,我们搭乘美国达美航空公司的1114DL189航班,经底特律中转,然后返回国内(84[北京时间]),较为圆满地完成了此次大会,基本实现了既定的目标。此次美国之行,虽然只有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但还是这次大会的规范性和严谨性给我们这些过客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影响。虽然不能全面地概括和总结出所有经验,但是管中窥豹,依然有一些可以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一、2016年美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的简要介绍

此次大会吸引了包括美国、中国、埃及、哥伦比亚等在内的多个国家1400余名植物病理工作者参加,大会共展出了804份墙报(poster)。大会设置了田间考察(Field trip)、全体大会(Plenary session)、技术研讨会(Technical session)、专题分会(Special session)、顶尖病理学家对话(Pathologist of distinction talks, POD)、植物视角(Phytoview)及热点话题(Hot topic)等多种形式和不同规格的会议。大会结合美国农业自身实际情况,对当前世界上的一些热点农业问题,尤其是非洲等欠发达地区的农业病害及食品安全等进行了广泛的讨论,讨论的主题范围极广,包括真菌、细菌、病毒及线虫等引起的病害、致病机理以及防治技术措施等。大会在注重传统病害的同时,也对新涌现出的病害及分子生物技术(CRISPR/Cas9)的发展前沿也有所关注。登台作报告的有美国大学及农业部等科研机构的研究人员,也有柑橘种植企业的企业家,精彩纷呈。

大会虽然已经过去了,现已回到国内的我回想起来,依然觉得很是神奇,觉得这个大会很有美国式(American style)的特点。这些特点,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与积累,汇总出了以下文字,希望对我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的高质量召开有所借鉴和帮助,以便更好更快地促进我国植物病理学及相关学科的发展。

二、美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的特点

美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与我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召开制度相差不大,基本为每年一次。但作为连续参加三届(2014~2016)中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的我,将它们对比强烈地感觉到它们之间有明显的差异,甚至可以说就是差距!美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的一些特点表现在:

 

1)抓大放小,有的放矢;粗中有细,细思恐极。

参加美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会议主办方不解决吃饭问题,同时住宿问题,参会人员自己需要提前在网上与酒店预约。私下思考,可能是美国那边的主办方无太多人手应付这些繁琐的事情,给不熟悉他们办会细节的参会人员造成了不大不小的困扰;但是这样的好处就是他们可以把有限的人力等资源投入到其他更重要的会议议程上,如资料的发放,会场的设置和安排。另外,虽然主办方并没有解决吃饭问题,但是并不代表他们撒手不管。相反,他们提前与外包餐饮公司做好了沟通,到达吃饭时间,那些脖打蝴蝶结的waitorwaitress们会在会场外设置餐饮点,为参会人员们服务。

在任何我所参加的分会会议,我都看到除了主持人外,还有一个记录人。通过与他们聊天交流,发现那个记录人手上填写大会组委会所统一制作的表格,里面统计的是自己所在会场的人数。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为来年这个主题是否有必要开辟,如果要开,安排在什么样的房间……等等问题作信息反馈和预期规划。回想到这些,不由地对老美貌似粗枝大叶,却心细如发的安排暗暗地伸出大拇指。这样做的目的,除了不浪费场地空间,合理使用会议经费外,还可以督促相关领域的研究人员认真参会,不可中途退场。因为他们的懈怠可能会导致第二年,自己所研究和感兴趣的专题就会被取消资格,失去了交流的窗口机会。

2)重视参会人员的客户式体验,注重交流与互动。   

如果说我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要用一个娱乐节目来描述,我想,单口相声应该是恰如其分的。我这个菜鸟级的nobody在连续参加3届植物病理学术年会之后,越来越深刻地体验到中美植物病理学术年会之间的差距:我们侧重于“听”(listening),而美国则注重于“说和交流”(talking and communication),也可以说是“互动”(interaction)。我们这边的大会,参会人员忙着奔波于各个会场,在半瞌睡半清醒的状态下听完一场又一场冗长的学术报告,却依然害怕自己错过了下一场报告。美国那边的会议会场在同一个楼层,这样的安排可以尽量地缩短参会人员来回奔波的时间。另外,PPT报告一般在15分钟左右,报告人基本不会超时,也能留出时间让听众们参与提问,显示出报告人的素养和台下功夫。那边承办方在电脑上安装了一个小插件,方便汇报人查看时间和演讲。工作做得很细但很巧妙,让人惊叹和点赞。

我们这边的大会会议报告是“论功行赏”,将每年发表了影响因子很高论文的研究人员请上台前,大肆宣扬一番,也不考虑这些人员所做的研究可能是一些小众化课题,并不太适合于在全体大会上作汇报。起初还觉得新鲜,但时间稍长,难免让人乏味,因为那些内容距离许多人的研究太过于遥远。这次美国之行,他们的大会会议报告关注的是一些农业基础性问题,如非洲的玉米致死性坏死病(maize lethal necrosis, MLN)、香蕉的黄单胞菌萎蔫病(banana Xanthomonas wilt, BXW)以及植物生物组(phytobiome)在病害防治中的应用。这些大会报告的专家都是相关领域的顶尖级人物,积累了许多年的经验。固然也带有表彰的色彩,但是他们的报告却紧扣植物病理的实际主题。由于报告是他们多年的心血,因此嘉宾们在演讲时,能做到深入浅出,有的放矢,让人轻松愉悦,听众即使短暂开了小差,也能迅速地参与进来;汇报完毕后,基本上可让大多数人提问。

美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每天的会议安排较为紧凑,但是一般也在下午4点之前结束口头汇报,预留出2个小时(4:00-6:00)的时间让参与人员与墙报的研究人员面对面地交流。由于每天都会留出2个小时,虽然墙报较多,但是若用心阅览,依然是可以把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浏览完,与墙报汇报人交流的。相比之下,我们的植物病理学术年会非常的不注重墙报展示,不仅提供展览墙报摊位的数量少,空间狭窄,也留给观众与汇报人交流的时间和机会过少。坦率地说,这非常的不应该!因为墙报代表着植物病理学科发展的后备力量和机遇甚至突破口,也是各种思想碰撞的场所。墙报少暂且不论,但留给观众与汇报人对话互动时间过短就显得非常的业余!在这一点上,我们有太多地地方需要改进和完善。

由于美国植物病理学会的基本运行主要依赖于会员们所交的会费及赞助费,在大会全体会议上,也有专人对这一年学会组织的开销支出和节余向包括会员在内的参会人员说明,真正让参会人员享受到“客户式”的体验。在这一点上,我们还需要向人家学习。

3“Party”式的开始和结束    

    虽然学术年会是严肃的,但是在严肃之余,我们也体验到了它的活泼、幽默甚至小俏皮。这一点有点类似于美利坚那个国家的性格。在全体大会开始后,组委会会播放专门的60秒倒计时片花。伴随着动感的音乐,你不仅会有想扭动摇摆身体的冲动,也会不由自主地想邀请你身边的同行一起跳舞。我在当时的现场看到有些同行们已经开始摇摆了。你不能不佩服人家在学术研讨会之前还玩一把“嗨”,真是值得我们学习。我们死气沉沉的开幕式风格可以改一改了。老美也在大会上给每年表现突出的植物病理工作者颁奖,但是人家除了在现场向那些大牛级人物给予基本礼仪外,也会以幻灯片的形式向那些获奖而又不是非常显眼的研究人员致意,基本做到了面面俱到,互不得罪。

     每个分会会场的主持人实际上很少像我们这边是专家或教授,多数是自己即将作报告的学生(博士生/博士后)。这样一来就能够让他们参与进来,得到了锻炼,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登台作报告的并非一成不变的是研究人员,譬如我参加的一个柑桔黄龙病专题,作报告的有柑桔种植企业的总裁,他幽默的话语逗得我们哈哈大笑,活跃了会场的气氛,同时又引人深思。这种生产与理论的实际结合,让种植户与专家直接对话,太值得我们这边学习了。

学术年会的末尾还设置了篝火音乐晚会,让参会人员在返程之前交流经验,凝聚友谊。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并没有参加。但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想必对参会人员是一个难忘的记忆吧!

4)精英文化与圈子文化

虽然参会时间较短,但是依然能够感觉到老美也有圈子文化。他们那边在设置墙报展示之余,开辟了一个小环节,让美国几所精英大学及承办的大学设立临时召集点,使校友们相互致意和认识,从而结交友谊,形成一定的利益共同体。当时观察到的学校至少有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iy of Florida)、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等。目前无法下结论这种精英文化或圈子文化对学科发展有利或有弊,但是能够结交校友,相互帮助,也许是许多参会人员的另一个目的呢。

这次美国之行,也能感觉到祖国的强大。在美国看到了许多与自己同龄的中国留学生,与他们的交流也侧面了解到他们学习生活的状态,也为自己今后的留学生涯作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也开始使得我们不再仅仅注视于自己手头上的一亩三分地,亦要立存高远,脚踏实地。随着我们国家实力的强大,各项政策的落实、社会风气的转好、办事的制度化与规范化以及植物病理学科飞速的发展,我想我们也可以办成像美国植物病理学术年会那样的会议。到时候,我们直接在家门口,口诵“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手迎八方来客,而不必像现在这样,不远万里,飞渡重洋,到人家那里开会。我想,只要我们努力,向正确的方向努力,心往同一个方向靠拢,劲向同一个方向使,那样的时刻终究会到来。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努力工作吧!为了你我的美好将来努力,为了这个伟大而又自豪的国家努力!


image001

云南农业大学国际国际合作与交流处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北郊黑龙潭  云南农业大学
0871-5227733、0871-5228040   邮编:650201   
传真:0871-5228303      邮箱:ellie--2003@163.com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Exchange Department Yunnan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Kunming, 650201, Yunnan, P. R. China
0871-5227733、0871-5228040
 E-mail:ellie--2003@163.com
Last Modified: 17-Dec-2010 08:04:29